众人吃饱喝足,纷纷各回各家。

  袁氏一手拿着李氏刚分给她的鸡汤,一边推着三个孩子,慢慢悠悠的回了房。

  太阳落山,月亮高悬。

  西屋位置偏僻,光线不足,此时屋子里已经漆黑一片。

  袁氏只好先将装鸡汤的罐子放进后厨柜子,跟着,从怀里取出自家日常用的打火石,从衣柜翻出两盏周边已经泛着黑的油灯,小心翼翼的将其点上。

  身后,赵玉三个小孩子已经抱着吃撑的肚子滚上了炕。

  身下是软绵绵的被褥,人躺在上面,舒服的直眯眼睛。

  袁氏见了,怕他们晚上肚子难受,赶紧喊了两句,“快别躺着,扶着窗走两步缓缓,当心晚上睡觉肚子疼。”

  闻言,赵玉晃悠着从炕上坐起来,顺手推了推一旁的赵霞和赵明腾。

  “起来,快起来,”

  赵霞和赵明腾不情愿的应下声来。

  三个小人就这样扶着窗,一小步一小步的慢吞吞的走着。

  袁氏将油灯放在炕边,对着身后掀开门帘进来的赵善川道,“今日你们回来的晚,可是家里夏收,爹那边确定日子了?”

  今日,赵家众人比寻常晚了一个时辰吃饭。

  想到每年夏收时,家里都会出现几次这样那样的日子,袁氏这才开口问了一句。

  “嗯,”赵善川点头,顺手将身上穿着的这件脏褂子脱下,“日子就定在七日后,六月二十三号,较之去年,虽晚了些,但那时,休渔期临近,没了捞鱼的活,家里也正好能腾出手来。”

  袁氏伸出手,接过赵善川手上的脏褂子,搭在自己手边,“那家里今年还雇短工吗?”

  他们家地不少,尤其每到夏收时差不多要收三分之二的田地,且夏收跟着就是夏种,日子紧,光靠他们一家人定然是完不成的。

  往年,他们家在这个时候,总会有那么几天,花钱雇一些从别的庄子过来打短工贴补家用的短工。

  眼下他们家卖鱼得了钱,估计雇的概率更大。

  “雇,不过娘说,这次不雇外人嘞,就雇家里的亲戚,也算是额外再多帮衬着一下旁人。”

  当然,李氏这话,也稍有些自己的私心在。

  大家也都能猜出,李氏想帮的就是她自己的娘家。

  李家湾今年收成不好,眼下还要面临加税,李氏如果不帮衬,怕是会难过。

  袁氏点头,想到前些日子,娘家里来人竟晕在他们家门口,只觉得这事也是他娘能做出来的。

  倒是可惜,不能帮他们大高庄争取了。

  要知道,大高庄住着不少同袁家一样的猎户人家,靠天吃饭,家中也甚么田地,往年还好,今年这般多灾多难,日子也不好过。

  两人又说了两句旁的家常,袁氏一把掀开身后的席帘,抱着衣服出了门。

  刘氏搓着手,抱着膀子一个人站在院子外面来回的踱着步。

  扭头,时不时的瞄一眼袁氏所在的屋子,却没有上前敲门。

  不过过了多久。

  吱嘎———

  袁氏端着木盆出来,抬头就看到黑下来的院子中央站了个人。

  “哎呦”

  袁氏被吓的连忙回退两步,同时也将院子那人唤了过来。

  刘氏赶忙瞅了眼正房,急喊出声,“嘘,二弟妹,你小声些,是我啊。”

  袁氏一听这声,忒熟悉!

  定睛在看朝她跑过来的人,这不正是大嫂刘氏!

  “大嫂!”袁氏压低声音,抱着手上的木盆凑过去,“好好的,大嫂在外面干什么?”

  说完,袁氏顺势瞄了眼周围。

  刘氏闻言,赶紧摆摆手,“还能干甚,当然是找你有事。”

  袁氏无语,“有事,你进来找我啊,咋站在外面?”

  眼下这天黑咕隆隆的,她冷不丁瞧见,直接被吓了一跳。

  刘氏心说,她要说的事,恰好是不好进去说的,不然,她也不会选择在门口守株待兔。

  “嗨呀,这事你就甭管,眼下说也来得及,”刘氏赶紧拉着袁氏往院中间走。

  袁氏被刘氏拽着袖子,忍不住将袖口往回缩了缩。

  “大嫂,你先等等,”她还有事没干呢。

  “咋?你还有事?”刘氏语气诧异。

  袁氏心说废话,没事,大晚上的她出来干甚!

  “衣服,我先把衣服泡上,大嫂你等我下。”怀里抱着个盆,袁氏又被这么拖着也不怎么舒服。

  刘氏看了眼,直接松开手,同时不忘嘱咐两句,“快去快回。”

  袁氏没耽搁,麻溜的跑到井边,倒了井水将衣服泡好,又跑了回来。

  “大嫂,你找我到底啥事啊?”

  袁氏一脸好奇,心说这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过来闹这一出,还挺神秘。

  刘氏警惕的看了眼周围,赶紧凑到袁氏身边,小声道,“今晚在饭桌上,你对那甚的煎饼,就没啥其他的想法?”

  刘氏说的,就是今晚李氏在众人吃完煎饼后,说的买卖。

  袁氏听完,想也不想的直接摇头,“没有,我能有啥想法,娘说小叔卖,那就小叔卖呗。”

  刘氏……

  刘氏翻着白眼,被袁氏这话气的够呛。

  “那可是大把的银钱,娘直接交给小叔,咱们一分都拿不到,你就不动心?”

  刘氏不死心,继续追问。

  袁氏摇头,只瘪嘴,“动心有甚得用,咱们是儿媳,娘可不会将这生意交给咱们,”

  “再说,就给了小叔,小叔卖煎饼的钱也会给娘,你想多嘞,咱们咋可能分不到?”

  眼下他们众人虽然平日吃喝都用的公账,家里的钱都放一起,但真到了将来分家,他们咋可能分不到?

  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罢了。

  袁氏想的开,也没在这上面多纠结,她看着刘氏,忙说,“大嫂,你过来,不会就是说这个的吧,”

  袁氏见刘氏点了头,忙的摆手劝解,“大嫂,我劝你还是别想了,家里的事,一项都是娘说的算,你就是再动心,也不成的。”

  李氏不会答应不说,她还会好好教训一顿不老实的刘氏。

  反正,以她这么多年来给李氏当儿媳经验来看,在他们赵家,是没有人能从李氏手上讨着好的。

  她大嫂眼下这样做,就是被好处蒙蔽了双眼,还没反应过来。

  等想明白就好了。

  毕竟只会无功而返,还是趁早死心的好。

  刘氏……

  刘氏瞪了眼袁氏,“二弟妹,你啊你,就是胆子太小!”

  “这事,咋就不成?”

  “反正,这煎饼买卖,我是不想错过的,今日过来找你,也是想着咱们同为赵家儿媳,平日里应互帮互助,有好买卖,拉你入伙……”

  “别别别,我可不成,”袁氏吓的赶紧打断刘氏的话,连连摆手不止,“大嫂,你可别拽上我。”

  刘氏……

  “你就真不想?”细听,还能听出刘氏那咬牙切齿的味道。

  袁氏摇头,“不想。”她才不会去挑衅李氏的权威,不顾一切的作死呢。

  哪怕,这煎饼买卖日进斗金也不成!

  没错,袁氏就这么没追求。

  刘氏此时已经彻底无奈,看着袁氏的眼神更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她一直都知道,自家二弟妹是个不堪大用的人,但她没想到,这人,竟简直没用到了极点!

  亏她之前,还和程氏说袁氏这人,若为了孩子,定会答应她。

  没成想,自己的满心打算居然折戟沉沙!

  袁氏这个怂人,油盐不进,简直可恶。

  虽然天是黑的,但袁氏仍然能感受到刘氏看着她的眼神。

  那样强烈的视线,仿佛要将她洞穿一样。

  袁氏不想过多纠缠,主要是怕刘氏真将她扯进来,开口,找了个随意的借口,也不管刘氏听了如何反应,自己扭头就跑。

  刘氏站在原地没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袁氏像兔子一样,撒腿就直跑,关门回屋。

  直接袁氏的屋子都熄了灯,陷入黑暗,刘氏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似的,气急败坏的骂了两句,又狠狠的“呸”了一声,方才转身回屋。

  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再读中文网提供第九十二章刘氏的野心在线阅读。

  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再读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书友知晓。

  如果对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联系本站,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