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便宜后妈,白飞并没有迁怒。

毕竟这女人能进吴家的门,是经过他好几天监视之后评估的结果。

却并不是原世界当中那个黑心白莲,分一点白飞还是分的清楚的。

赵氏出生也算不得贫寒,虽然家里比不上吴家,但家里也是镇子周边一处村落的富户。

家里虽然只有两个长工和一个专门伺候的老妈子,但也对这女儿还不错的。

说实话,这赵氏女也算是有些娇惯了,前几年直接挑花了眼,十里八乡的青年才俊却是最终都没能入她眼的。

结果这么一搞,兜兜转转这个各方面条件都挺好,唯独眼光有些高的女子就一下子耽误了。

嫁给吴老头子时,都已经19岁了,放在后世不算什么,但在当代的确是大龄未婚女青年了。

原本以赵家的条件,即便女儿成了大龄剩女也不愁嫁,但问题是女儿都挑了好几年了,刚开始媒婆给赵家女儿说和的那些人,基本上都孩子遍地跑能打酱油了。

搞来搞去能看上赵家女的不少,但是能被赵家女看上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别说其他人,即便是你家的公子,曾经想纳这赵氏为妾,媒婆都直接被打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这赵家女儿究竟想嫁个何等样人。

谁知道这姑娘是怎么想的,家里的弟弟都结婚了,他这老姑子还待在娘家没有成亲。

除了小弟的媳妇儿有点儿意见,赵家父母还有赵小弟,对家里多养一个人也没有半点儿意见,心里虽然也都很愁,但是没人催促这姑娘。

这回媒人是没有登赵家的门,毕竟曾经被人直接打出来多丢人啊!

不过都是乡里乡亲的,没人固然没有找上赵家的门带,赵家人还是从乡亲处听说了,这次是要给镇上吴家老爷找个老实姑娘续弦。

赵家人也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儿,毕竟和他们赵家没啥关系。

赵家女儿自然不能经常抛头露面,所以这事儿原本是不该她知道的。

但是有一日午后家里的嬷嬷与这姑娘闲话,却是就说到了吴家这事儿,这姑娘想了想,最终再确定吴家这回是真的娶妻而非是纳妾之后,直接二话不说找他老爹让找媒人去谈这事儿。

说实话,乍听女儿的话,赵家老爷子是懵逼的。

他内心是急着把女儿嫁出去,但也从未想过要把女儿嫁给吴老爷那种比他还大几岁的老头子啊。

而且女儿这是什么口味儿?自家条件也不算差,女儿模样也还算周正,这放着那么多年轻俊杰挑来挑去没一个看上眼的,为啥最后就看上了一老头子?

虽然,赵家也承认吴家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但是他赵家虽不比吴家,但是却也不少女儿吃穿啊!

在赵老头看来,自家女儿哪怕嫁一个家里穷一些的年轻人,日后有娘家接济,也不至于过的太清苦。

却是完全没有必要去攀吴家这种“高枝”,这整个青陵镇乃至周边,谁人不知那吴老爷对于亡妻感情甚笃,十多年近20年都无意于续弦纳妾?

这把年纪了才重新续弦,想必是他那糟心儿子。真的没法儿为吴家传宗接代,这老头儿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自己亲自娶妻,准备为吴家传宗接代。

也就是说:吴家虽然名为娶妻,但实质上,也就是找一个女人生养吴家血脉罢了。

但没办法,自家女儿虽然心思搞不清楚,但态度挺坚决的。

赵老头也就舔着老脸,去找曾经被打出家门的媒婆了。

结果这一来二去的,这事儿还真就成了。

不知其中内情的人还没什么,但是这就不得不让媒婆很是惊讶了。

毕竟这两家可都是很难搞的客户,一个事介绍了多少年轻男子都看不上,最后把媒人打出来的。

另外一家虽然对媒人挺客气,而且时常还有小费打赏,但是那对于成亲对象的挑剔,比之前一个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媒婆只记得每回在吴家说一个女子,吴家老爷都是当面笑呵呵的,说让她回去等两天再给她回答。

但每次等过两天,吴家老爷在约谈之时,虽然依旧笑呵呵,但却会把之前介绍的女子推掉。

最初之时只是单纯的说不合适,后来媒婆逐渐的开始怀疑吴家老爷是否真心要结亲,吴家这才给出答案说是之前的女子经过调查都有或者或那的缺陷。

有缺陷不可怕,毕竟人无完人,但之前那些女子的缺陷,却是五恰好吴家不能容忍的。

媒婆这边儿半信半疑的,去东家长西家短的一顿拉扯,然后还真就发现了吴家之人所言非虚。

所以这个赵氏也算是白飞轻言审查过的,虽不知道这女人纠结想的是啥,但是拜拜飞,看来这女人却是相对来说最适合吴老爷的。

大概就是这女人虽然出身小门小户,但却有大户人家那种主家大妇的潜质。

白飞可没工夫照看便宜弟弟一辈子,毕竟委托人也没有这样的要求。

所以他准备等老头子过世之后就撤退,而当前世界的平均寿命在55岁左右。

虽然才四十多不到50岁,身体经过白飞暗中的调养也是杠杠的,但是前半生到底是先经历了丧妻之痛,又操心着儿子的身体,外加还得一个人操心吴家的内外。

说实话,老头儿热身体就连系统都看不准他啥时候“走”,可以说能活着某些年,完全是放不下病秧子儿子的一口心气儿撑着。

所以白飞觉得找这么一个相对比较强势的女人,在老头子与自己相继离开之后,她应该能独自把吴家血脉抚养长大,还能守住吴家的家业。

却没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位便宜后妈不把自己当外人,进门没到半个月就想着给白飞张罗亲事……。

虽然白飞平常对她都是敬而远之,很客气的那种态度,但这女人果然不同凡响,还是自说自话的,就准备把这事儿给安排了。

白飞也无奈呀,对老头子能“实话实说”,并不代表他对这便宜后妈能“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