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昨晚明明刚被女婿满足过一次,现在面对言语上的轻佻,顶多是被掐了一下屁股,居然就湿了,甚至有了**。

  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个荡妇?这怎么可能,心慌意乱之下,急忙跟周**要了明天约定的地址,急匆匆的回到了家中。

  她以为**得到了抚慰,应该能够平静一段儿时间,可事实似乎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似乎一回到家就想要被女婿填满。

  但她终究没有做,因为她害怕女婿会认为她是个荡妇,于是便强忍着这种感觉,想到明天能够得到周**的抚慰,隐隐有些期待。

  准备好晚饭之后,睡了一天的王老汉醒了过来,老两口早早的回到了房间,而江峰有生意上的应酬,便出门了。

  她本想早点儿睡觉,忽然被一旁的王老汉拍了一下。

  王老汉知道周小莉跟自己乱搞肯定图啥,所以他就想着在沈曼身上试试,要是真行的话,就跟周小莉断了。

  于是,他憨笑着说:“小曼,咱俩再搞一下吧?”

  上次被王老汉搞的不上不上的那种感觉她还记忆犹新,再加上王老汉还出轨了,她实在没那个心情,刚想拒绝,忽然想到明天就要被周**干,面前这个男人虽然无能,但终究是自己的丈夫,便应允了下来。

  但面对王老汉,她一点儿都骚不起来,软绵绵的像个羔羊似的躺在床上,让王老汉在她身上摸索着。

  上次跟王老汉做的时候,她就觉得短小,而现在又尝到了江峰的大家伙,所以当王老汉进去的时候,就感觉跟一根牙签似的,让她难受的娇嗔。

  似乎王老汉也感觉到了她的状态,不禁有些失望,匆匆解决完就躺了下来,心想还是跟小莉玩着带劲儿,能感觉到激情。

  说实话,要是沈曼能拿出跟女婿搞那事儿的劲头,王老汉也能兴奋起来,可偏偏他没有能让沈曼骚起来的本钱。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王老汉依旧照常去了工地,但周末江峰在家。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