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巧了,竟是王桂花的丈夫王根打来的,说是地里的玉米该收了,一人忙活不过来,叫她回家。

  听到这个消息,沈曼可高兴坏了,心说这下看王老汉还怎么打王桂花的小心思,自己的日子终于能恢复平静了。

  心情不错的缘故,晚上她特意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王楠也结束了加班回到了家中,全家人坐在了饭桌上。

  要说这顿饭吃的也够奇怪的,王老汉时不时的盯着王桂花,江峰偶尔瞄着沈曼,坐在中间的王楠还浑然不觉,帮丈夫夹着饭菜。

  一边吃饭,沈曼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提了句:“桂花姐,今天王根给我打电话,说地里的玉米该收了,想让你回家,我说要不你再多住今天?”

  虽说是盼着王桂花离开,可场面话该说还得说。

  王桂花一拍脑袋,胸前的木瓜跟着一颤,哎呀一声:“我咋把这事儿给忘了。”

  刚说出来,王老汉立马把话接了过去:“玉米根儿一个人不就收了,你一妇道人家回家也帮不上什么忙,我看还是去工地做饭吧。”

  此话一出,把沈曼给气坏了,可当场也不好发作,生硬的嘀咕了句,妇道人家怎么了。

  王老汉就是根木头,对于沈曼流露出的不快全然不知,还一个劲儿劝王桂花留下,还是王楠发现了不对劲儿,接过了话茬:“爸,你老劝桂花婶儿留下干啥,该不是工地找不到人了吧。”

  王老汉讪讪的笑了笑,本来就嘴笨,也不知该说啥了,目光不舍的瞧了一眼王桂花的胸脯。

  其实让王桂花离开她自己也不舍,一是城里交通便利,比乡下新鲜,二是还惦记着被填满的那种感觉,可地里的活也确实要紧,光玉米就种了十来亩呢。

  纠结之下,她终于做出了决定:“我明一早就走,我那口子脾气不好,回去晚了指定瞪眼,俺忙完再来。”

  沈曼听到后,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热情,似乎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有人欢喜自然有人愁,王老汉就失落的很,特别是到了他这个岁数,想找着那种感觉真不容易。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