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贾云风就不是贾云风了。

  这无疑是毁了贾云风的一生。

  伴随着惨叫与冷笑,向霸天在南公公宣布胜负之前一脚将贾云风踹飞出去,重重摔在擂台下。

  南公公脸上无悲无喜,仍自宣布。

  “此战——向霸天获胜!”

  唐掖注视着满意大笑而去的向霸天,淡淡道:“这家伙,是我的。”

  只要打赢了龙在天,唐掖就会在之后对上向霸天。

  “给你呗。”明非真无可无不可地再看向橙王,依次序又看向龙在天和麒麟卫士们,叹了口气道:“今天可有的忙呢。”

  12. 银弓落叶,惊苏破鸟

  御前比武的时间其实颇为紧凑,有些高手对战往往数招间就决出胜负,可有些人却也可能打上一天还是没个结果。

  为了预防这种状况出现,一些方案早就被实施了。例如一场比试一结束立刻展开下一场。所以当贾云风才输了不到一盏热茶的功夫,下一场比试的两人已经站上了擂台。

  御座皇上本来还在为输掉的华山掌门连连叹气。

  “这个贾云风啊,身为武林大派的掌门他怎么就不好好练功呢!朕的御前比武才一开始,橙王府已经少了一员猛将,这兆头可不好。”

  眼光一转,扫在橙王脸上,才缓缓笑道:“橙儿,你说呢?”

  橙王对上皇上的目光,面上不露异状,恭敬道:“这个贾云风练武不专,儿臣也早就想要驱除出府。借着这次的比武正好给手下来个大换血,谢谢父皇关心。”

  “但那位向兄的硬功可真是匪夷所思啊。”却是沈伊人在一旁chā嘴,她冷笑一声:“以天外锋的神锋之锐,华山掌门剑法之强,竟然无法刺入他皮肤寸许,能寻得如此人才,橙王殿下可是好本事啊。”

  橙王心中一突。刚才擂台上的一切他看在眼中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今日事关重大,他生怕这个来自六扇门的女子看出破绽,转移话题道。

  “向霸天练武也算是勤快,得沈副总督称赞,真是与有荣焉。”

  只见皇上却还是连连摇头,懊丧不已的模样,橙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父皇怎么了?”

  “朕倒是没什么。”皇上摆摆手,不服气道:“只是朕还以为贾云风能打到最后呢,之前跟人打了个赌。就因为他们两,朕刚输了三块羊脂玉给国舅爷。”

  橙王:“……”这老头子究竟有没有怀疑自己,他是彻底晕了。

  忽然皇上眼前一亮:“哦?接着上来的这两个女子是谁?”

  吸引了皇上,以及满场目光的是两个娇美无限的女子。她们二人一人持弓,一人拿刀。弓通体纯银,自来比武打擂台,少有用远程兵器的,奇在罕有。而刀光华璀璨,寒意凛然,寒气之重竟然不输于华山名器天外锋,胜在锋锐。

  橙王看了一眼,心中也不无讶异:“其中一人是君王侧的武士叶洛,擅长使弓,武艺出众,这两年来声名大噪。而另外一个……”

  沈伊人接口道:“另外一人皇上也曾见过。乃是臣属下,姓苏名晓,如今是六扇门百户。”

  “苏晓……哦,那个曾经挟持橙儿的孩子?”皇上忽地一笑,“听说他最近风头正劲啊。据说把麒麟卫的乙级武士都给抓走了,在六扇门里关了几天,就是这孩子吧?”

  皇上表面上似乎什么都没放在心上,实际上心里却是剔透的很,这些事他全都记着呢。

  沈伊人忙解释道:“圣上明鉴,此事事出有因,臣之前已上报过……”

  皇上笑着阻止了她:“不妨不妨,今日是御前比武,不是秋后算账。待朕看看伊人的眼力如何,这孩子有没有资格。”

  ****************

  完了。

  我没开玩笑。

  苏晓死定了!!

  黑白鉴里面有写这位叶大小姐的事迹。

  叶洛名列甲级武士第二名不是没有原因的。其一当然是因为铁寒衣这家伙脑袋抽筋不肯升迁,把人家的路堵死了。其二是因为她擅长的武功——铁真神shè。

  常人的弓箭功夫再好,也不过是引弓shè箭,可这位叶大小姐学的完全是另一回事。

  铁真神shè这门武功来源于北疆,由于大罗山比较靠近北疆所以我听说过。

  那是一门把内功用在弓术上的特殊武功。

  发箭者shè的不是真正的弓箭,而是气箭。这门武功别出心裁,完全是为了弓手的近战而设计的。练功者使用特殊构造的奇弓,加上独门心法,可以以真气发箭。虽然气箭不可能及远,但在短距离内有可能造成比真箭还强大的破坏力。而且在这种擂台上最是占便宜。

  苏晓和叶洛就算是空手对空手,叶洛也能在十招内获胜。弓箭对刀……

  所幸的是——

  “苏小哥,我们虽然有些jiāo情,可这是比武打擂,我手下可不能容情。”叶洛笑的温婉漂亮,将银弓拿在手里,“你那张俊脸吹弹可破的,被划伤可就不好了,你确定要跟我打?”

  叶洛充分展现出了一个甲级武士该有的从容。想也知道苏晓现在还连六扇神机榜的正榜都进不去,以我观察苏晓的武功也只到丙级与丁级之间,叶洛是不会把他当做劲敌的。

  苏晓也有些犹豫。本来苏晓也没想到自己能进决赛,我也说过不要勉强的话,应该有听进去吧。这时候说几句手下留情之类的,输的体面点就好了。

  可苏晓还没说话,台下已经响起一片喝彩声。仔细听的话,几乎都是女人的声音。

  “苏百户!你一定要赢啊!”

  “把那个dàngfù踢下去!”

  “她是不是在跟苏百户说话啊,合适吗合适吗!”

  “那女的怎么这么下贱,别勾引我们家苏晓!”

  “滚下去滚下去!”

  再仔细听,内容居然还有些不堪入耳。

  不,简直是没法听啊。

  这才没多久,‘滚下去’的大合唱已经响遍了飞鱼坪。

  我说苏晓,你的粉丝怎么都这样啊。

  还有我说各位大姐……你们是不是忘记皇上在看着呢……

  苏晓这时候才呆呆地道:“叶姑娘,请你手下留情。”

  “……”

  叶洛没怎么说话,但是拿着弓的那只手快把弓捏碎了。

  再过得片刻,叶洛才笑道:“我当然会好好的,手—下—留—情啦!对了,苏小哥,你听没听过一门武功呀?”

  苏晓眨眨眼:“什么?”

  “铁真神shè。”

  ……苏晓果然还是死定了。

  “唐掖。”

  “在。”

  “我一会儿上场之后会输,然后这里就jiāo给你了。”

  唐掖奇道:“大哥你要去哪?”

  我拍拍他的肩膀,用一种看着自家没长大的小孩的悲悯目光看着他:“别这样,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

  在我心里为苏晓默默祈祷起码能不在第一招被打飞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声轻哼。

  这一声轻哼落入耳中对我仿佛是响了个晴天霹雳。这一声分明是女子发出,所以音质柔软甘美令人联想到主人的俏媚风情,里面包含了不甘,愤恨,恨铁不成钢等情绪,却也透着一丝疲惫和软弱。

  最关键的是这声音耳熟的很,这完全就是沈老大的声音。沈老大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看向老大的位置,发现她俏脸煞白,娥眉紧蹙,咬紧唇瓣的样子在她身上看来令人格外心疼。她究竟怎么了?

  沈老大明明不打擂台啊,怎么回事?

  顺着她愤恨的目光,我看向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个擂台。

  “啊!!我勒个去!!”

  我身边的唐掖也叫道:“他怎么回事!”

  这下连我和唐掖都坐不住了。

  我们两人和沈老大看到的是同一个画面。

  最近的那个擂台,宋总督、我们亲爱的鸟兄,啊不,现在来说是可耻的鸟兄,现在躺在擂台上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晕了过去。鸟兄的身边站着一个麒麟卫士,做着刚击出一掌正在运功收劲的样子。

  如果这不是鸟兄被人一掌打趴下的话,那这个画面就只能解释为一:鸟兄喜欢在擂台上晒太阳,还有二:那个麒麟卫来的傻蛋觉得这个姿势很帅。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鸟兄……竟然在对上龙在天之前,先被一个普通的卫士干掉了!!

  13. 风云突变,虎啸昂藏

  鸟兄输了……已经输了!?

  我们的精神全部放在了贾云风和向霸天,或者是苏晓和叶洛身上,把鸟兄给忘得一干二净。导致他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上台我们都没看见。可是他竟然输给了一个普通的麒麟卫士?!还输的无声无息?

  沈老大张大小嘴,脸色全白。她也没想到鸟兄可以丢人成这样。

  而意料之中的是,本来打算为他消耗龙在天功力的唐掖面色凝重。他也一样觉得匪夷所思,复杂地看着那个难看的背影,喃喃道:“这王八蛋欠揍……”

  好吧……我其实没料到唐掖会这么骂人。

  南公公的宣告,坐实了我们看到的场景。

  “胜者——麒麟卫赵七。下一场,麒麟卫龙在天对战六扇门唐掖!”

  宣布鸟兄输掉的同时,还告知了下一场的阵容。

  皇上的目光注视在脸色铁青的沈伊人身上,不发一言,一直以来都颇为轻松的气氛这时间变得沉重起来。

  橙王恍若不觉,轻笑道:“闻说六扇门战将如云,向来是我朝三司衙门之首,怎么总督竟然输给了个名不见经传的麒麟卫士?这可真是奇哉怪矣。”将宋鸥打败的麒麟卫士只是一个乙级武士。打败了宋鸥后只是缓缓下台,也不见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益发显得莫测高深。

  不少人却不觉得讶异。六扇门跟麒麟卫如此敌对,这一个小小卫士做下这等大事,就算这之后的所有比试全输了,也注定有一场躲不开的大富贵要到头上,这会儿还跟别人说什么废话,当然是回去偷着乐去啊。

  沈伊人恍若不闻,脸上也不露丝毫表情。但谁都知道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心中当不会好受。

  皇上淡淡道:“唐掖唐烟凌,北海明镜宫之后,家传的绝学已是不可小觑,他却是青出于蓝。短短数年间他以一人之身身兼十数门派之长,被誉为北方武林不世出的青年奇才。从他能打赢铁寒衣这点,朕丝毫不怀疑。”

  然后又把目光转移到正与叶洛放对的苏晓身上。

  “台上那孩子武功不怎么好,可是苏家的后人,决计错不了。你为了网罗这两个人花了不少心思吧。这么多的人才围绕着一个人活动,就为了让他少丢点人。最后却还是因为他的失败而全告落空。”

  皇上一直以一种淡淡的似乎在说别人的事般的语气说话,此刻却是清楚地对沈伊人说道:“孩子,为了一个宋鸥,值得吗?”

  “……”

  沈伊人沉默不语,好半响,沈伊人才道:“这是臣思虑不周,非战之罪。请皇上继续看下去,我们六扇门断不会辜负圣望。”

  皇上见她意态坚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摇摇头。

  擂台这边。

  “哎呀呀呀呀,人算不如天算呐。”龙在天一看见鸟兄打输,立刻幸灾乐祸混混似的高一脚底一脚地凑过来,文征明的宝扇在手,可劲地扇啊扇,大放嘲讽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你们的首领刚才打输了啊。快看这些丢人的六扇门蠢货,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麒麟卫士们突然很捧场的跟着龙在天一起哄然大笑。

  “……”

  “好了,兄弟们散开。我们可不能这么丢人。哈哈哈哈。”

  龙在天哈哈大笑着纵身一跃往擂台飞去,临别冲我们嚎了一嗓子不明所以的什么‘看爷爷表演’。我不得不从怀里掏出了一片瓜子皮,悄悄地朝他的膝窝弹了出去……

  “噢!妈卖枇!!”

  随着一声叫骂和Pia地一声,传来好像是某个人的脑袋撞在了擂台上的声音。

  “哦?刚才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你们的首领上台前摔了个狗吃屎啊?哈哈哈哈哈。”

  场内立刻bào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巨大的笑声浪潮。

  好了,趁着现在全场的人都在笑龙在天,我要跟唐掖商量一下解决方案。

  我看了一眼沈老大。

  她看上去状态非常不好。俏脸煞白煞白的。这次的御前比武她筹备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在皇上面前挽回六扇门的形象。现在她坐在皇上的旁边,陪着皇上一起看着六扇门总督被放倒。她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那不单是屈辱,还是一种绝望。

  我要做点什么。

  “计划有变,唐掖。”

  我把正要上台的唐掖叫了回来。

  现在的情况跟刚才完全不同。刚才我们四个一个都没输。原定计划是我第一场落败,苏晓未必,唐掖未必,宋鸥获胜。继而是宋鸥打败惨胜的龙在天,或者是唐掖故意输给他。这样鸟兄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进八强,至少在皇上面前也算是有个jiāo代了。

  可现在鸟兄输了,唐掖未必赢,我要故意输,苏晓……能活着就很不错了。从刚开始的优势变成了我们四个似乎会在这一场直接全输出去。也难怪沈老大脸色会这么难看了。

  “大哥,什么事?”

  我低声对唐掖道:“听好了唐掖,计划有变。我们原本的计划是,你尽全力消耗龙在天的功力,消耗到总督能赢的程度。现在看来总督玩完了。所以你的任务也变了,你要直接打败龙在天。”

  唐掖疑惑道:“这为什么?只要大哥你最后赢了不就好了。”

  “……”

  好吧,我似乎还没跟他解释过我要做什么。

  “我不能参加这个比试,而且我……一向低调,绝不轻易出手。所以要拜托你尽力打败龙在天了。”

  该死!因为鸟兄的关系,整个计划变得复杂了。

  唐掖沉吟道:“大哥,那是龙在天,潜龙十七士之一,你觉得我会赢?”

  “如果你肯拿出真本事的话。”我看着唐掖的眼睛,淡淡道:“就算找我挑战的时候没来得及用全力就倒下了,也别钻牛角尖啊。保留实力导致自己连打得过的对手都打不过的话,那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

  “自己的对手自己解决。”

  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