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老柳擅长的路子。记得老柳跟我演练过他柳家的千柳拳,拳法百变,柔韧难摧。柳公子是怎么研究出这种把千柳拳变弱这么多的掌法的?

  这究竟是哪一家的啊。

  算了,我懒得想了。

  动手吧。

  **************

  武林中以武论尊,却鲜少有人知道明非真这一号人。

  因为他在许多人看来,根本不算会武功。

  现在的武林中说到习武,大多指的是外门武功,抡拳使剑,舞刀弄棒。而习练内功的人也不是没有,却很少有人能练到甚高境界。

  习练内功能轻身强力,这谁都知道。但那只是开头的几年,越到后来,进境就越慢。

  举例子说明,如果一个人十岁的时候内力是1,开始修炼一流的内功,到二十岁内力大概是100。但就算勤练不缀,到三十岁时,也不过是120。而且越到后面越慢,到六十岁可能也只有150而已。

  换句话说,一个练了十年内功的青年与一个练了一辈子内功的老者,可能内力水平相差不到五成。

  谁都知道,不管是哪一门内功,要把内力修炼到比旁人强出太多是不大可能的。人力有时而尽,想要无止尽的提升内力,除非有无止尽的寿元。内力的进展之慢,就是武林中大多数人重视外门功夫的原因。

  在内力差不多的情况下,会的武术越多,招数越奇,就越是被视为高手。

  举例来说,武林中故老相传,少林寺易筋经是天下奇典,可谓是正派内功典籍之冠。可是少林方丈的内力大概也只是比沈伊人这样的年轻人高出一倍而已。可见想光靠着内功闯出一番名堂是几乎不可能的。

  因此现今的武林,根本没人把这个内力高出旁人太多,武功招数却不太在行的年轻人当做一回事。

  柳元掌影翻飞,忽虚忽实。务求让敌人眼花缭乱。

  他家传的千柳拳本来就讲究变化,他后来入了六扇门,在六扇门入门功夫的五行掌里面加入了千柳拳的要素,更是耍的花样百出。不过五行掌只是六扇门下用来强身健体的武功没多大实用。柳元这么个加法,硬是把一门江湖绝学变成了一门只讲花俏的漂亮功夫。

  只是他武功底子好,一般人不是他对手。所以竟然在六扇门也有一席之地。

  柳元看明非真一动不动,破绽大露,一掌击在了他胸口。厅堂内呼声四起,有不少人熟悉柳元的都知道他掌法花俏实用xìng小,只是他系出名门,底子深厚,掌力可真不小。这一掌打下去正中要害,怕不连内脏也击碎了。那姓明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傻子,竟然被人打了还一动不动的。

  正在大家以为胜负已分的时候,柳元嘴边露出一丝冷笑,丝毫没有怜悯之心的又一掌拍向明非真天灵盖上!

  这一掌就不是开玩笑的了。头顶百会穴最是要命。哪怕是个丝毫不通武功的小孩打在一个成年壮汉头顶也有可能造成不小的伤害,何况他这一掌是全力以赴。饶是明非真有通天的本事,中了这一掌不死也要重伤。

  这时候明非真终于动了,众人也才觉得这家伙始终是个正常人啊。他略一歪头躲开了这致命的一掌,柳元似乎早知他会往这边躲,掌中藏腿,二招连环,一个回旋踢正中明非真后脑。

  明非真被踢得身形一晃,要往后倒,这时候柳元抢上一步,一模一样的一掌,重重拍在了他头顶。

  就连沈伊人也觉得柳元做的有些过了,忍不住要叱责。

  明非真却晃也不晃地又站直了身子,模样十分恼怒。

  “喂!你干嘛非要用你手碰我脑袋!你的手碰过的东西我想都不愿意想,你能不能别乱拍啊!!”

  柳元看呆了,手上还是舞动着一片掌影,喝道:“你练过金钟罩?!”

  明非真答道:“你才卖武的呢。”

  他一掌挥出,轻轻巧巧地,正好打在柳元脸上。

  这一掌看起来没什么力道,轻飘飘的,但柳元掌影骤然恢复成了一个,人随着倒了下去。

  满眼金星,口吐白沫。

  居然起不来了。

  众皆寂静。

  12. 六扇斗麒麟

  我一巴掌撂倒了柳公子。

  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我,似乎为我高深的武功所震慑。

  他们的眼神中我能看到一种莫名的东西,那是尊敬、那是敬畏、那是……咳咳,总之我的形象仿佛一下子高大了起来。

  随即——

  “喂!”沈伊人吸了口气,像是看见了两个脏东西似的瞪起了眼,“你们两个就这点功夫能不能上别处闹去?我们六扇门不收这样的。”

  “……”

  我去年买了个……咳咳咳。

  这小子就算了,能不能别把我也算进去啊!你就没看到我刚才一招取胜的帅气吗!

  小师姨似乎早就知道会成这样子,笑的直打跌,但是显然没有帮我的意思。

  “那啥,这家伙也算是你的手下吧。”我指着躺地上两眼翻白的柳公子,“你就没想过有损你的颜面么?”

  “这家伙我都不知道他是谁,你家里有点灰尘看不见就有损颜面了?你还是不是带把的,斤斤计较没点男人的样子。”

  这妹子生猛的嘴pào,我顿时掉了100的血量……

  沈家‘妹妹’拉住了自己的姐姐:“姐,你别急。柳公子我认识,他武功真的不错的。这位明兄能够击倒他,起码也证明了他……呃,力大如牛。”

  这是在夸农民还是在夸高手啊……

  我反对道:“总之我打赢了你的手下,你就别纠缠我姑姑了。”

  “明素问。”沈伊人直呼我小师姨的名字,我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名字我一辈子也就叫过几次啊!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沈伊人没管我的表情,“你既然有事要走,我也不拦你。但你的侄子还在我这里。我就不信你不回来找他。”

  “什么?!”我有些恼怒了,立定喝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说要留下我?”我一个月七十两的**资金到手了?!我心里乐开了花~我的幸福退隐生活啊~

  “哼哼,我就是要留下你。让你在这里给我当牛做马,让你日夜cāo劳,让你的姑姑不忍心。”

  我盯着这位波涛汹涌的上司,忍不住吞了吞吐沫,为什么总觉得她的每一句话都有种往另一边歪的感觉……

  “姑姑,过儿不能陪伴你了!”我看着小师姨,不失时机的眨了个眼。

  小师姨却回我以一个冰冷的微笑,看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小师姨的目光不失威胁地道:“非真,有这样漂亮的上司陪你,你自然是乐不思蜀了,是不是呀?”

  喂喂喂!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你目送我离开呢!

  “姑姑,你在说什么呢。你忘了是你要回家的吗?”

  小师姨干脆就不笑了,用压倒xìng的霸气眼神瞪着我,嘴巴快速的动作着。

  我读着她的唇语: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对不对?有个童颜胸大的年轻美女上司陪你,还有个纯良天真的妹妹在旁边伴着,你连掌门都不愿意做了。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我白疼你这么多年了!

  我冤枉啊!

  我也快速用唇语表明了我对组织的忠心:我向天发誓,我之前根本不知道她们的存在啊,这纯属意外。

  小师姨:信你才有鬼。你敢说你不知道这里有美人相伴?

  我:……

  那个……招聘启事上面的确写了是没错啦……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沈伊人不耐烦地打断了我跟小师姨的暗中jiāo流,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下去,我们的对话就被门口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打断了。

  “这是怎么了?柳元是被谁打昏了扔在门口?呀,看这一下挨得还不轻。”

  大门走进来一个妖妖娆娆的女人,她看见被我拍飞的柳公子,也不避嫌的伸手去扶。

  但就这一下子,我就注意上了她。

  这女人手才一碰到柳公子的身体,我就看到他的胸膛突然一震。接着她单手迅捷无比地按在柳公子的背上,再慢慢将他推起来。简单的三下动作,一气呵成,本该再睡个一天一夜的柳公子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内家真气。

  这女人在碰到柳公子的时候给他输入了内家真气。而且竟然在一瞬间判断出了柳公子是被人用内力震昏的,她是个高手啊。

  沈伊人很不高兴地睨着这女人,一副‘我就知道’的先知表情。

  “你来干什么?你们麒麟卫想中止我们招聘,怕是来的晚了吧。”

  原来是麒麟卫的人啊,难怪难怪,听说麒麟卫一直在挖六扇门墙角。要不然我也考虑一下去麒麟卫,说不定有新的火花。

  沈伊人顿了顿又道:“死腐女,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在办公事,你再捣乱,我就叫人把你打出去。”

  听了这位姑娘的名字,我觉得我还是待在六扇门就好了。

  ‘死腐女’姑娘推开了柳公子,掩着嘴巴呵呵笑道:“沈副督头说的哪里话,奴家岂会是捣乱来了。奴家昨日面圣……”

  “然后对皇上告了我们黑状,要我们中止招聘对吧?”

  ‘死腐女’姑娘神色一怔,显然是被说中了。沈伊人得意地道:“你们每天除了这些花花肠子还有什么新鲜法宝?圣上肯定没同意吧,不然昨天圣旨已经到六扇门了。”

  这次却轮到‘死腐女’姑娘得意的笑了起来:“的确是没同意,不过奴家又向圣上请了一道旨,六扇门多年来未进新人,奴家怕你们处理不当。所以请了一个监察之职。要为你们把关。”死腐女姑娘抛了个媚眼,“你们的新人,就由奴家来一个个的检查一遍吧。”

  13. 死腐女VS麒麟臂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死腐女姑娘叫做司抚。是麒麟卫的二品武士,也担任很高的职位。

  麒麟卫跟六扇门向来不和。

  所以她,是来捣乱的。

  也真的捣乱了。

  “呀呀呀,这个还是不过关啊。”司抚得意的朝沈伊人抛了个媚眼,顺便又把一个应征者踢飞了出去。短短半个时辰,她美其名曰测试应聘者的能耐,一共打退了十七个我的潜在同僚。她打发了第十八个应聘者,还不忘记再酸一下沈伊人,“我说你们六扇门怎么会一直沉寂呢,招进来的人都是些歪瓜裂枣,难怪……”

  “难怪你麻痹!”我的上司沈大姑娘抡起一把椅子摔了过去,再彪悍地扑了过去。

  “喂!你干嘛!!”司抚没想到沈大姑娘说打就打,从容躲过了椅子,可再躲沈伊人的一掌就有些狼狈了。

  在场的谁也没想到,包括我和小师姨,都不知道沈大姑娘这脾气是属驴的,发起疯来老虎都不怕。她打了三拳一掌全让司抚躲了过去,但接下来……

  沈大姑娘出乎任何人意料,毫无名家风范直接一膝盖顶在司抚心口,再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按在地板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口里还不停地骂道:“死腐女!我让你难怪!我让你歪瓜裂枣!我让你沉寂!”一边说,一边继续拿着司抚的脑袋去磕地板。可以负责地说,司抚的额头为六扇门的清洁卫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这究竟是哪里的流氓在打架啊……

  “疯女人!你、你敢这么打我!我是皇上特派的监察!你违逆圣意……哎哟!”

  “我违逆圣意?圣上举办御前比武就是为了给我们六扇门一个机会,你偏偏来捣乱。我早就说过你敢捣乱,我就敢把你打出去!你想告我黑状?呸!老娘七岁就跟雁十三进皇宫了,青王是老娘裙下之臣,公主是老娘闺蜜,你去告我的黑状!滚去试试看!”

  原来我上司的后台这么硬!

  话说就算有裙下之臣看到这一幕也绝对萎了吧。谁有把握驾驭这么一只母老虎,不,母驴……

  司抚武功原本不弱,只是被沈伊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有脑袋被拿去砸地砸的头有些发昏,挨多了几下也知道反击了。沈伊人真是有一副驴脾气,明知道对方是奉了圣旨来的,居然真敢跟她打。一开始还能说是一时气愤,可真是动起手来,那就双方都不好看了。

  我身边的小师姨握紧了拳头,眼巴巴地看着两人缠斗,激动的脚尖都一动一动的,似乎很想加入这一场混斗。

  “小师姨……你刚才不还在生气吗?”

  “气什么气,非真,这个姑娘的xìng格我喜欢!我能不能帮她打架?”

  喂喂!姐姐您就消停会儿吧。这两个人就够乱的了。

  “沈副总督。”

  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这逗比的场面。一个高大的青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这时候敢乱入的人,我敬你是条汉子!

  仔细一看这高大挺拔的青年生的手大脚大,是天生练武的好材料。脸型线条很硬朗,五官也长得不错。相比起俊美的苏晓,是另一种硬朗的英俊。他除了那一句话之外没再说话,安静地走到沈伊人和司抚面前,给人一种沉默寡言的印象。

  这个人我认识,是那个武功很不错的唐掖。

  “你叫住我干什么?”沈伊人不爽地问道。

  “哼,肯定是你的暴力行径连这些来应聘的人都看不过去了。”司抚趁机打击了一把,遭到沈伊人瞬间瞪视。两人又再一触即发。

  唐掖静静地道:“副总督,接下来轮到我了。司姑娘,请你测试。”他两句话一句对一个人说,但是意思却很清楚。

  沈伊人脸垮了下来:“我好心替你们这些家伙打这个死腐女,你不领情?”

  一旁的沈家妹妹这时终于有机会出来了,她赶紧去拉住自家姐姐:“姐!你又这么着急!刚才的人我们可以再给他们一次重新审查的机会,司大人有圣旨在身,你打她,终究是不妥的。”

  似乎是妹妹恬静的声音让这个狂暴化的女汉子冷静了些,她虽然不怕被告黑状,但六扇门副总督像个流氓似的殴打麒麟卫监察使,这传出去也太难听了。

  “你说的有道理……喂,你叫什么?”

  “在下唐掖。”

  “好,唐掖,你既然自告奋勇,我就看你有什么本事。要是你能在这妖女手下走三十招,我免了你的最终审查。”

  唐掖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只是淡淡道:“好。”接着撸起袖子

  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