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我不耐烦地喝止了议论纷纷的他们,问道:“有人带了工具吗?”

  所有人都摇头。

  我看了一眼渣痞:“渣痞,上!”

  “明、明爷,这个别开玩笑了。我吓唬人行,吓唬鬼……小的胆量还差点。”

  这个胆小鬼。连接近尸体都不敢,跟这些家伙差不多。

  “没让你去验,我是说你去拿一下我要的东西。”

  “这是麒麟大院啊。我回六扇门去拿?”

  “不用,你去一趟厨房就行。”

  “你们一边去,我来!”

  我一把抓住了像只见了鱼的猫儿般两眼发亮要冲上去的苏晓。

  你倒是胆大啊!空着手就要去验尸了。胆子大过头了吧!

  “等会儿,等渣痞回来。”

  没过多久,渣痞顺利取来了我要的东西。

  渣痞拿过来的,让麒麟卫和君王侧的人目瞪口呆,那是两双筷子。

  我接过来,给了苏晓一双。

  “好了,开始吃……不是,开始验尸。”

  7. 重逢正在验尸时

  “明大哥,这个长得像是茄子似的印子是致命伤吗?”

  “是轻伤,被人踹了就会这样。”

  “哦哦,啊!这家伙嘴里好臭,嗯……那耳朵上的这个红印呢?”

  “让他老婆挠的吧。”

  我跟苏晓一人一双筷子,像是在火锅里捞食物一般在尸体身上翻来翻去。由于不能直接触碰尸体,也担心他们身上有dú,这个是最安全便捷的办法了。

  身旁就不时传来一些充满恐惧和嫌恶的叫声。

  “辣眼睛啊啊啊!”

  “六扇门究竟有没有正常人啊!”

  “我受不了了!”

  那几个家伙一窝蜂似的跑出了停尸间。真是的,不就是拿筷子验尸么,也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你看人家苏晓,多乖多听话。

  在野武士的几个人在我和苏晓身边打下手,虽然也怕尸体,不过他们比麒麟卫和君王侧的人架子小的多,也就愿意做这些厌恶型工作。

  说到大胆,我最佩服的还是苏晓。他像是乡下孩子进城似的左看看右翻翻,乐此不疲,一点也不觉得害怕。残暴美少女果然名不虚传……就连打下手的几个人也连呼‘女中豪杰,女中豪杰啊’。

  “明大哥,渣痞不见了。”

  “我让他去告诉唐掖我们在这,就算他不出力查案,起码人也要在现场我们才能在表彰簿上加他的名字啊。”

  用筷子验尸奇效如神,苏晓跟我没多久判明了五具尸体的正确死因,往下一具尸体挺进。

  “嗯?这人大腿根这里好像chā了根什么东西,是凶器吗?”

  我看了一眼,憋着笑道:“那是……死后硬直现象。”

  “硬直?什么东西硬直?”

  “你说那个位置有什么?”

  “噫!”

  苏晓忽然明白过来,惊呼一声躲在我背后,白皙俊俏的脸蛋涨红起来:“你、你怎么不早说?”

  我无奈道:“你也没问啊。”

  但苏晓还是有些好奇,小猫似的从我背后探出了头。

  喂!妹纸你偷看啊!

  我摇摇头,不对不对,我怎么越来越分不清楚苏晓的xìng别了。他是男的男的男的……

  苏晓看了两眼小脸通红:“死了会、会变成那个样子啊?”

  “不一定,如果在兴奋状态被突然杀了的话就有可能吧。这家伙死的时候在跟人jiāo手,大概是打的兴高采烈让人一刀结果了。”

  “是、是这样啊,你知道的真多啊。”苏晓趴在我背上,轻的仿若无物,可爱地道:“真好,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

  哦?

  少女,你渴望力量吗?

  还是说,你渴望……咳咳咳。

  别瞎想了,动作快点吧。这里实在是太臭了!

  还在我背上偷懒的苏晓突然从我肩膀上越过去拿筷子夹起一条手臂,眼前一亮,欢快地道:“明大哥你看你看,腋下有伤口!他是不是被人刺死的啊?凶手用的是剑对吧?”

  我伸出筷子指着那伤口:“不对不对,你看清楚点,这个伤口是被利器刺进去的,但是伤口稀烂,不是平滑的利剑而是峨眉刺一类的尖刺型武器。所以……”

  我还没说话,背后传来仿佛公驴叫春般不敢置信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啊!!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姑娘做得出这种事来!”

  “谁啊?”我不满地转过头看去。

  只看到门口又走进来几个人。走在最前面应该就是刚才说话的人。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他身材微短,五官欠佳,长了一副经常在各种茶楼酒馆都能见到的熟悉面孔。

  “你是……哦!”我一拍脑瓜,认了出来,“正好,我快忙完了,给我来一锅肘子炖着,酒也温一壶吧。煮酒的姑娘别太挑了,十七八岁就好。”

  “去你的谁是店小二!”

  什么?

  这家伙不是东坡楼的小二,六子吗?

  “我是麒麟卫甲级武士,一线银——尹一弦。这两位是君王侧的同僚。”长得与天底下所有店小二神似的尹一弦咆哮道:“你们在做什么?居然用筷子亵渎朝廷武士遗体。”

  “验尸。”

  我语气冷淡下来,什么嘛,不是六子啊,浪费感情。

  “你干嘛摆出‘跟这家伙说话纯属浪费时间的表情’啊,老子削你啊!”

  我没理会他,专心地看着最后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已经不需要验了,身首分离,致命处就是脖子上的一刀。我将脑中刚才收集到的致命伤的情形默默想了一遍。

  “六扇门的,刚才就是你把我们的人恶心出去的吧?你敢来麒麟大院里闹事,而且你还强迫这位姑娘跟你做这么恶心的事情。你过来,爷要教训你!”

  “你们真小气,不就是看看尸体嘛。”苏晓从我背上下来,做了个鬼脸道:“我们都已经看完啦。你想怎么样?”

  “姑娘,我们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是要看看这小子是什么意思。喂!有种的别躲在女人背后,听见了吗?”

  “我是男的!”

  我站起身来,伸个懒腰,瞥了他们一眼。

  “你来这里应该不是来找麻烦,而是来查案的吧。”

  “你少说废话,我……”

  我截断他的话:“第一具尸体是中了箭伤,箭上无dú,但是劲箭穿脑而过,发箭的人无论内功手劲都很不寻常。第二具尸体是被人用重手法拍在魂门穴,掌力直透肺脏而亡。第三具尸体是……”

  尹一弦听得头晕脑胀:“等等,等等!你说这么多干什么?”

  “我这些话不是说给你听的,是说给他们两位听的。”

  随着尹一弦一起进来的男子突然恍然道:“七具尸体七个死法,凶器各不相同,凶手肯定不止一个人。兄台,是这样吗?”

  另一个女子也道:“杀人的不是一个杀手,而是一个杀联底下的杀手组织。是这个意思吧?”

  尹一弦慌张地道:“铁兄,叶小姐,你们怎么帮他说话啊。”

  来的这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劲装简服,身材高大,一派硬汉风格。

  女的窈窕动人,相貌甜美。虽然背上背着一把大弓,但那走路站立的姿势仿佛就是大家闺秀一样。动静举止之间自然而然的透着一股令人心动的气质。

  一个是铁血寒衣——铁寒衣,另一个是银弓落叶——叶洛,当日在城郊找出兰君竹空的时候我见过他们两个。当然他们当时都晕了过去,所以不会记得我。但这两个人除了武功更高,心思也比刚才那几个以及我眼前的这个饭桶要来的细腻。

  要讨论案情还是跟这样的人讨论比较节省时间。况且,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杀手组织会来惹朝廷,也要问问他们的意见。

  铁寒衣对我两一抱拳,很有礼貌地道:“在下君王侧甲级武士铁寒衣,未请教二位高姓大名。”

  嗯,很好,他果然不记得我了。

  我还没说话,苏晓似乎为了这个江湖套路而兴奋的两眼放光:“我们是六扇门的人!我是苏晓,你们好。”

  我笑道:“明非真,见过二位。”

  “明非真?”叶洛皱起纤细的眉毛,长腿错落走到我身前,眼神充满疑惑地盯着我:“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嗯,很好,她果然也……

  嗯?嗯嗯?

  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吧?!

  8. 推,还是不推?

  叶洛盯着我的脸,漆黑的眸子像是要看穿我的。

  难道那一天!

  在城郊她没晕过去,她知道我的身份了?

  那我的选择就只有一个了……推倒!我师父说过,面对女人只有让她成为自己人她才会为我保守秘密!

  我严肃地道:“姑娘,这么盯着我看不大好吧。我们可是第一次见啊。”我特意把第一次三个字咬的很重,提醒她我们真的是第一次见。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喔。

  我们真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几乎没穿衣服,说出来对大家都不好嘛。

  还是说你要被我推倒,尝尝我的降龙十八摸!我眼中杀气弥漫。

  叶洛眨眨眼,然后表情明亮起来了:“我记起来了。你就是六扇门新来的三剑客之一对吧?”

  我松了口气。

  还好,我不需要学我师父使用降龙十八摸了。不过看看叶洛这姣好的容貌,以及那一晚见过的诱人**……怎么忽然有种遗憾的感觉。

  “哦?”铁寒衣也有些惊讶,“他们就是那三剑客?久仰久仰。”

  怎么回事,我们三个居然还有些名气了?

  叶洛笑道:“你们之中还有个叫做唐掖的吧。他武艺高强人又帅,他跟华山掌门贾云风打成平手的事到处都在传。而且啊,他这一个月到处挑战,把好多的武馆招牌都砸了。人家在背地里都叫他恶鬼唐掖呢。我看这次御前比武他肯定能占个很好的名次。说不定可能会跟我jiāo手呢。”

  唐掖那小子还做了那种事啊……

  记得这个叶姑娘上过粉红鉴,还说她是朝廷武士里面少有的少女奇侠,破了不少大案。人生的又美,所以在江湖上颇有美名。她好像在六扇神机榜排在……第二十二名。

  唐掖身为一个前一百名都没进的外线武士这样的被前几名的甲级武士肯定,也算是与有荣焉了吧。

  叶洛又对苏晓道:“你是苏晓。那就对了。外界都在传苏晓是个貌胜潘安宋玉的妖娆男子。嗯……你真俊。”说完叶洛看着苏晓窘迫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

  苏晓红着脸摆摆手:“别这么说,多不好意思啊。我怎么跟古人比。”

  叶洛再看了等待接受表扬的我一眼,笑道:“我就说我见过你嘛。别人说明非真是个乱七八糟的家伙。每天不是去赌档就是进酒馆,上次我去东坡楼的时候见过你。你在跟那个店小二六子要酱肘子,不过还没吃成就被上司抓走了是吧?”

  “……”

  嗯,我有点尴尬。

  “咳咳,算了别提我们了。两位来这里也是为了查出凶手吧。我们出去说话,那个谁……六子,给我们备酒备菜。”

  伊一弦气得上蹿下跳:“你再叫我六子老子跟你玩命!!”

  啊?他不是?这就怪了,我记得刚才明明看到了东坡楼的六子嘛。怎么每回都认错。

  “不是六子也没事,反正弄点吃的来。咱们出去说话。”

  “我不是店小二啊啊啊啊!!!”

  我们在麒麟大院里面找了个僻静点的地方。

  君王侧跟麒麟卫的关系没有这么差。铁寒衣此来是为了公事,他本身又是大有身份的人,在这里借个地方说话还是轻而易举的。

  铁寒衣惊讶地道:“你说是杀联派了一整个杀手组织来。符合的这些伤口特点的杀手组织,江湖上有吗?”

  “有,杀联第五的杀手组织,黑风十三翼。”

  我说完这话,包括苏晓在内,大家全都面露讶色。

  黑风十三翼是江湖上名声极盛的一个杀手组织。他们一共十三人,每个人都是内外俱佳的高手,单论实力每一个都不亚于一流高手。这十三个人使用的兵器也各不相同,从刀qiāng剑戟到弓钩刺斧,赤手空拳的都有。

  这一十三人行凶时候全都蒙面趁黑,至今成名十余年却没有人知道他们任何一人的准确信息。这十多年来,正邪两道都有人死在他们手里,所以可谓是仇家遍天下。可说来也怪。其他杀联名下的组织起码都能找到蛛丝马迹,可唯独就是这黑风十三翼是来无影去无踪,始终不闻半点消息。于恐怖之外更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

  “你怎么能确定?”叶洛怀疑地看着我,“就凭死者身上的伤口,其他的杀手组织也有可能犯案吧。就我所知的杀手组织里面,有这个能力的就不下十个。”

  “直觉。”我摆摆手道:“这只是我的推断,别问我要证据。你们想要无视也没什么。”

  铁寒衣外表粗莽,xìng情其实颇为敦厚,他不好意思地道:“不是我们想要怀疑,只是事关重大,我们想更加确定。”

  “我的确不能肯定。可是啊。”我看着他们两人,等他们也都看着我的时候,我露出微笑,“你们自己想想。就算有其他组织能力上足够犯案,他们敢吗?死的人确实实力高强,要杀死他们不容易,可是敢杀死他们才更不容易。

  死者都是些什么人?不是甲级就是乙级武士,算是朝廷倚重的人才了吧。他们不但杀了,还是在京城杀,在御前比武的前几日杀。这是摆明了要抽朝廷的脸啊。除了一向特立独行,谁的账也不买的黑风十三翼,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

  我每说完一句话,他们两人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一分。直到我说完,他们已经觉得汗毛倒竖了。

  铁寒衣和叶洛似乎变得焦躁了起来,有些坐立不安。似乎觉得自己在的地方也变得不安全起来。显然,他们对我的话深信不疑了。

  这也难怪。

  杀联的第五名,比神月教排行前三的堂口都要可怕。神月教的排行是论功行赏,年资也在考虑范围,排名高的堂口不一定强。

  但杀联完全不同。

  杀联下的杀手相互不会碰面,自然也就不会有像六扇神机榜这样的用比武定排名的事情。他们排名高低看的是杀的人的人数、分量、名气等因素。能

  免费小说阅读_